定窑瓷器茶具、茶盏、酒具、文具、餐具
当前位置: 定瓷 > 资讯百科 > 定瓷衰落的原因及其对后世的影响

定瓷衰落的原因及其对后世的影响

View:1468

探究定瓷衰落的原因,战争因素是其主要的因素,覆烧法本身的不足和仿制品的增多,以及统治阶层审美观的转移等是次要原因;定州瓷器的影响主要体现在技艺流传方面。

探究定瓷衰落的原因,战争因素是其主要的因素,覆烧法本身的不足和仿制品的增多,以及统治阶层审美观的转移等是次要原因。

第一,中唐“安史之乱”之后,定州一直处于战乱之中。北宋时,更是处于战争前沿。定瓷在其烧制的成熟期正值宋徽宗时期,此时宋金战争一触即发,不久就发生了“ 靖康之变”,大批工匠南下, “著名的定窑、 磁州窑的一部分工匠迁到安徽、 浙江和江西各地瓷窑,促进了吉州窑和南方其他瓷窑的发展”。

第二,充足的燃料是大规模瓷业生产的重要条件,古谚云“ 一里窑,五里焦”。定州地处宋辽、 宋金对峙的边境地区,宋朝边境政策的实施,使瓷窑的重要燃料木材遭到破坏性的开采。辽、 金为方便军事进攻开伐森林,边境居民为了生计也大面积开采树木。北宋初年,定州西北近边山林,旧禁斩伐,其后采纳韩琦建议,在划定禁采区的同时规定, “ 非令所禁者,纵民采伐,由是边地六百余里,莫不感悦” 。

第三,宋代边境的军事政策和连年战争使定窑的瓷土资源受到破坏,加之在烧制高潮时期,对瓷土的滥用以及瓷土的有限和不可再生性,进一步加剧了资源危机。宋代的金、 辽政策使宋代统治者不可能对定瓷进行扶持和保护,这也加速了定瓷的衰落。

第四,定瓷的衰落与宋徽宗等文人的审美情趣密切相关,宋徽宗热衷于道教,偏爱青瓷。这种趣味必然在瓷器工艺方面有所反映,使宫廷士大夫所用的瓷器讲究细洁净润,色调单纯,趣味高雅[ 18]。定窑的白瓷显然不适合这种趣味,因而“汝窑的淡青色调体现了宋人所追求的色彩中的理想境界,迎合了当时统治者的审美情趣”[ 18]。定瓷无可避免地走向衰落。

第五,覆烧法在技艺上有很大进步,但它的不足是“ 瓷器有芒”,虽然后来经过一段时间的改良,逐步被人们所接受,但是这个过程却使定瓷的市场受到很大影响。 “ 本朝以定州白瓷器有芒,不堪用, 遂命汝州造青窑 器, 故 河 北 唐、 邓、耀 州 悉 有 之, 汝 州 为魁”。定瓷恢复原来的胜景已不可能。同时,仿制定窑瓷器的窑厂不断增加,也对定窑的衰落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即如宋人周辉在出使边陲时所见,定瓷已经是 “近年所用, 乃宿泗近处所出, 非真也” 。

定州瓷器的影响主要体现在技艺流传方面。宋代,尽管南方青白瓷与北方白瓷在面貌上区别很大,但是 “ 通过比较青白瓷窑场与定窑等北方地区窑场的技术因素,发现他们在装烧技术上有很大的一致性。可以推断,宋代青白瓷的创烧,很可能有来自北方白瓷窑场的窑工的参与” 。尤其是南宋时期著名的瓷窑,如景德镇等都受到定窑的影响, 吉州窑全以仿造“定窑” 为鹜,并赢得“南定”的尊号。同时,受定窑影响烧制类似印花白瓷的瓷窑很多, 主要有山西的平定、 盂县、 阳城、 介休以及四川的彭县、 霍县窑等。尤其是霍窑,更有“新定器” 的美号。

定瓷不仅流通于宋统治地区各州军,而且也流入契丹统治地区。宋人周辉出疆时, “见虏中所用定器,色莹净可爱”。从近几十年出土的辽代瓷器看,其中一部分是从辽南京路近邻宋河北路定窑流传过去的。元代更有烧制小定印花者“内有枢府字者高,效古定器制折腰样者甚佳,称为新定” 。

定瓷对大食、 高丽、 越南等周边国家也有影响。如高丽窑瓷器“ 细花竟似北定”,并且“、 楪、 杯、 瓯花瓶、汤皆窃仿定器制度” 。

留下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