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窑瓷器茶具、茶盏、酒具、文具、餐具
当前位置: 定瓷 > 资讯百科 > 辉煌的定窑

辉煌的定窑

View:2213

唐代后期,由于制瓷原料匮乏诸原因,邢窑渐趋衰落,定窑受其影响继之而起,成为北方重要的瓷窑,长达数百年之久。

唐代后期,由于制瓷原料匮乏诸原因,邢窑渐趋衰落,定窑受其影响继之而起,成为北方重要的瓷窑,长达数百年之久。

定窑始烧于唐盛于五代北宋而终于元。宋太宗时有金装贡瓷史记。以烧白、黑、酱、绿、紫、兰、红、黄等各种色颜色釉为代表。绛紫与黑釉描金的定窑制品在日本救世热海美术馆等处有收藏。紫釉最早见于唐晚期及五代,安徽寿州窑便发现有类似“ 紫定” 的产品,继后当阳峪窑也有发现质量已经很好了。用铜为呈色剂的釉料,在宋以前唯见绿色、孔雀绿等,最早用铜为色料烧成高温红釉的,文字资料上仅见北宋磁州窑有红釉器物及标本出现(中国陶瓷全集)。

本书收集的磁州红釉长颈瓜棱瓶从器形上可以推断其更近唐代的形制,而定窑红瓷器的花口,起棱,压边等技法以及釉面的“ 泪痕” 和“ 竹丝刷纹” 显然更符合宋时工艺特征,由于两窑系相距不远,相互影响甚密,从工艺、形制的先后来断代尚有一定的可靠性。基本可以说明磁州红釉可能早于定州红瓷。

五代至北宋红釉的发现是陶瓷史上的一件应该加以重视和研究的事。五代至北宋,定州瓷业取得很高的成就,北宋哲宗年间苏东坡有“ 定州花瓷琢红玉” 之说,邵伯温更有“ 宋仁宗斥张贵妃通臣僚馈遗,以所持柱斧怒碎定州红瓷器” 的故事记载,宋仁宗时期是定瓷发展的高峰,有仁宗殿前设定窑紫花雕龙坐墩的史记。元代曲阳县为真定路中山府辖地,元人蒋祈在“ 陶记” 中也有“ 真定红瓷” 一说。可见定州红瓷自宋仁宗时延烧至元,数量不在少数。

定窑系分柴烧窑和煤烧窑两种,定州曲阳窑五代始因烧瓷燃木缺乏,而改为烧煤(石炭),烧造中的氧化气氛有了增强,故白瓷的釉色中微微泛黄。这一时期的胎体匀薄、釉面薄亮、明显有别于柴烧,也明显有别于景德镇的柴烧器:由于氧化气氛更多适合烧造红、绿、黄、紫、兰等多种金属元素为色料的颜色釉,催生了定窑多种颜色釉瓷的发展。

《留青日札》:“ 有竹丝刷纹者,曰北定窑,南定窑有花者,出南渡后” 。可解释为宋室南渡并不影响定窑继续烧造。晚期日用多芒口,外模压印,圈足比早中期低,民间收藏有见金代各色釉印花定器,工艺更趋标准化。

“ 古定器,政宣为最好,其出南渡后为南定,昌南窑仿定器用青田石粉为骨,质粗理松,亦曰粉定” 。景德镇地区未见定器及遗址也说明南定乃宋室出南渡后的定窑器,作南宋定器之解。

定窑另一大特点是胎,定窑正烧的胎白且细腻、匀薄,属陶瓷史上最好的胎体。有元“ 至正直记” 记:“ 御土窑(新正都麻仓土)其质与色绝类定窑之中等者 。” 为佐证。

定窑瓷胎物理性能各有不同,其中烧成温度以北宋为最高(1320± 20 ),金代最低(1250±20 )。

定瓷上最早的记年款见平底涩胎上刻有“ 大定二年” 字样,查证为公元581年南北朝时北周静帝宇文衍时代。

《中国陶瓷全集》五代篇中誉“ 易定” 款器为五代定窑上品,馆藏秘不示人。定窑窑址在河北曲阳,曲阳古属定州。《师古注》注:“ 易者,古阳字也” ;《前汉地理志》中“ 易” 字解释为“ 交趾郡、曲阳县” 简称;“ 易” 者为曲阳府简称,“ 定” 者是全国最著名定州窑系,“ 易定” 即是说由曲阳府烧制的定瓷,旨在区别于定州其他地方定窑,意在表明“ 易定” 为官用名瓷,“ 易定” 乃名牌老字号,自五代始,有历史渊源,同时显现的更多是刻“ 官” 款,多有刻款描金的。“ 易定” 多官器,为定州曲阳名窑,同时期的定窑还有一类精美官器,不少刻有“ 新官” “ 官” “ 朝真” “ 尚食局” “ 尚药局” “ 食官局” “ 乔位” 等款字,在刻有“ 至道元年” 字的定瓷上已有白持彩釉剔花纹工艺,也有白地青花人物画,可见这类工艺于公元995年宋太宗时期已很成熟。

“ 易定” 器釉色繁多,宋人记“ 古定从来数十样” 这当然不是指定器的器形种类,而应该是指工艺及釉样,定窑二百余年的发展历史其工艺十分成熟,有澄泥范制;定窑于五代至北宋的产品当时还多沿用石灰釉,光泽好,积釉处多见泪痕,定窑器的修胎其实是十分仔细的,由于釉薄,外壁仍能看出胎上的施坯痕一一俗称“ 竹丝刷纹” 。北宋时期为宫廷及官府烧制瓷器,除了大量的日用瓷器,还烧制凤首壶、净瓶花口瓶等。装饰方法有划花、刻花。纹饰题材有莲瓣、龙纹? ? 等,凤首壶更是仿金银器之作,符合五代时的特征。

凤首壶最早为金银器,在唐永泰公主墓的壁画中已看到画有侍女拿着银质凤首壶的图像。瓷质凤首壶的出现大概可追述到东晋,早期比较写实,但凤首的形制似乎延续了较长时间。唐代青瓷凤首壶,凤冠做成花冠状,凤首成为一种装饰,不再充作壶流,壶体呈球状,肩部有管状流,基本作用为佛前供器,五代越窑青瓷的凤首壶,以素面为主,器制硕大浑园饱满有唐风,胎骨呈深褐色,圈足底有釉,胎壁较薄,釉层匀净、光滑、釉面青灰。宋以后凤首壶渐渐消失。

早期的凤首壶,有不作盛水器,完全为佛前供器之用的,全器不见有口,刻划莲纹流畅舒展,很有唐代气韵。五代瓯窑系缥色青瓷凤头壶,凤眼加上小小黑点,是特点之一,花冠凤首,球腹有管状流,胫有弦纹,形制与定窑系相近。

定窑凤头壶则器形繁多,并且显得变化随性,但形制上与唐至五代有共同的规则,例凤首有花口则喙下无垂,凤喙下有垂则顶上无花口等。

凤首壶的纹饰手法很有规律,刻划莲纹的手法为定窑特有的风格- - 左一划、右二划的工艺特征,轻松流畅。器底刻有“ 易定” 二字,大多出于同一人之手,字体瘦劲、笔划有力、器底刻有“ 官” 字款的也有出于同一人手迹的。民间藏家收藏有定窑色釉孩儿瓷枕等多种形制,其釉色有黄、红、兰、酱、黑、白等,釉面与本书“ 易定” 款凤首壶相类,也应为曲阳定州窑烧造,这是又一例可相互印证的重要器物。

易定器胎匀薄而轻、胎色洁白与馆藏“ 易定”白釉碗如出一处。易定器的釉色繁多,属石炭燃料烧成的石灰釉,釉面多薄艳清亮,不见汽泡,在白胎上敷有薄薄的各式彩釉,工艺及呈色与长石釉类迥然不同。这失传千年今日已无法再现的多彩的石灰釉工艺,是不容置疑的历史。

早期定窑的酱色釉是一种含铁高温结晶釉窑变层,釉面比其他色釉更厚,底釉呈黑色,表面氧化成酱色,色有深、淡,光亮如漆。色好者称紫金釉。

含铜绿釉始于汉,兰釉始于唐。“ 红釉” “ 孔雀绿” “ 孔雀兰” 始于有隋唐史记的磁州窑。“ 红釉” “ 绿釉” “ 孔雀兰” “ 孔雀绿” 釉都是以铜为呈色剂,但釉料配比及火候控制十分严格。

后朝用铜料烧成的红釉,为纯铜离子的着色系,实际都是以含麻仓土釉为其本釉,以强还原气氛烧成,还原的金属铜悬浮状态存在于釉中,依靠缓冷而呈色。

而定窑的红釉不同于后朝红釉,没有厚白釉为本釉。 “ 定州红瓷” 应该是以氧化亚铜着色,即在高温时釉中的铜离子挥发而透至釉面时吹入一点空气,被适当氧化成氧化亚铜而成红色,红色灰浅不艳,是由适当的氧化气氛烧成,与后朝强还原气氛烧制方法完全不同。以此来鉴别是科学的方法之一。

本书收编的定窑红釉器,型制相符,工艺相合,胎薄而轻,胎体细腻,釉层不厚,釉面均净,“ 竹丝刷纹” 明显,积釉处多见泪痕,刻有“ 官”款的采用花口、起棱、压边技法。装饰方法为左一划,右二划的莲瓣划花工艺,十分流畅,为典型的五代至北宋定窑器的特征。

《江西陶瓷沿革》载:定窑? ? 釉有鼓花者,有不鼓花者,花多作牡丹、萱草、飞凤、盘螭? ?本文数十件罕见的易定窑色釉五彩器,多“ 官”字、“ 御” 字款,烧成温度1200 左右,属微生烧、接底方式独到,颈内上釉方式有规律,相类器、弧度相同、尺寸划一,误差在烧制收缩范围之内,属澄泥范制工艺,龙头凤首,花口莲纹同为印模制,绘纹有北宋时代特征。这种风格流行于北宋政宣繁华盛世。应该是易定窑在宋徽宗时期的巅峰作品。部分大件有40多公分高,属施釉之后刻线描金填以五彩釉料一次烧成古工艺,当时用釉彩作画的工艺不成熟,但有多少种釉色便可有多少种彩料。这一类用五彩釉料描绘的官字款易定器,有油黑、酱褐、红釉、紫金、茄紫、雀兰、雀绿、翠青、牙白等色釉器符合宋人记:“ 古定从来数拾样” 。有梅瓶、净瓶、花口瓶、象耳瓶、葫芦瓶、凤首壶。盘口瓶、鱼形瓶、蒜头瓶等多钟,型制有北宋晚期特征。有山涧牧牛图、童叟玩乐图、顽童嬉闹图、扑蝶婴戏图、吉象驮婴图、仕女牡丹图(着唐装宋服)、钟旭图、龙凤图、凤含灵芝图等等刻划描金画,线条遒劲,流畅且古拙,题材朴素,不苟程式,有北宋画风,体现了宋朝文治社会的风气。其莲池纹已初具元代流行的莲池图的主要元素,莲花造型也已具备后期莲花纹的标准形式。这是一种五代之前不曾见过宋代之后也罕有的特殊釉彩工艺,既符合中国瓷釉工艺在宋代之前的进化规律也完全不同于宋代之后釉上五彩的工艺特征。

定窑早中期以白釉、黑釉、酱色釉为主,定窑更有不少划时代的创新工艺,如单色釉瓷剔刻留白器如“ 花瓷琢玉” 和“ 白地彩釉剔花器” 、“ 白地青花釉” 器,色釉金花器等等。历史记载见公元980年北宋“ 太平兴国五年? ? ,谢于崇德殿,复上金装定器二千事” - - 《吴越备史》。

中后期曲阳定窑(易定)最为发展,各式(石灰釉)色釉工艺早已十分成熟,大量为澄泥范制,色纹由素而繁,有传统莲花纹变为更多人物图,由斜刀剔划到划花、绣花、描金;由单色釉到彩釉作画。但是即便单色釉工艺十分成熟,要同时绘上各色彩釉图纹,一次烧成,毕竟勉为其难,因为各种色釉都有其适当的烧成温度与焰性,不可能在单一的烧造气氛中完美烧成各种釉彩。

易定瓷至政宣,烧造已达顶峰,大蒜泥调金饰器“ 永不复脱” ,有各式色釉器,8、9种之多,其一次烧成工艺是中国陶瓷史的里程碑。政宣间弃定用汝,嫌其芒口仅是其原因之一,我以为易定窑此时正试图完善各色釉器画五彩釉彩的一次烧成工艺,当时白釉器上五色釉彩一次烧成已经很成熟,这类器在耀州窑、瓷州窑都有发现。但在各色釉上画五彩工艺使中华第一名窑陷入了一个几乎不可能成功的改革试验,适逢喜好道教的皇室选择了青汝、白汝,更使定窑失去了研发资金的来源。色釉五彩未能继续,并退出了历史,而定窑亦从此日渐式微。但各种色釉画五彩釉器,仍是中国陶瓷史上伟大而悲情的一页。

清《古窑器考》记:定器“ 北宋以政和、宣和间窑为最好? ? 有划花、锈花等多种,多因牡丹、萱草、飞凤,式多工巧” 。(注:划花、锈花- - 用针状器或扦状工具划出呈阴线花纹。)

定窑五彩色釉器应盛于政和、宣和年间,无奈徽宗崇玉、尚青,数百年老字号的五彩色釉定瓷终未能进入官窑御器之列。可惜湮没于历史变迁,已成绝唱。

定窑的后期为金代定瓷。宋廷出南渡后,色釉五彩工艺被淘汰,更多批量生产的芒口工艺、印花工艺,不少有书金代年款,如泰和、贞元年等。

独具唐、宋时期形制工艺特征的定窑器上施有各色失传已久的石灰釉工艺,并刻写着同一书款的事实,是不争的鉴识常识。

以上系列,器型、胎、釉合古制,胎体匀薄细腻,工艺繁复,官器多范制,各色古釉烧造方法独特,失传已久,至今为绝无仅有的石灰釉釉色。非古定窑之不可为。

在五代至北宋时定窑集有如此成熟的烧造技术,不能不令人叹为观止。定窑用石碳(煤)烧出各色石灰釉的成就是中国陶瓷史的辉煌奇迹,为以后的五彩陶瓷发展奠定了基础。

留下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