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窑瓷器茶具、茶盏、酒具、文具、餐具
当前位置: 定瓷 > 资讯百科 > 关于定窑的文献记载

关于定窑的文献记载

View:1421

对文献所记定瓷类型的探讨,是学者们讨论较多的问题,尤以对定州红瓷的探讨为最。 早在 1950年故宫博物院对涧磁村窑址进行第一次调查时就采集到了酱红色釉标本,冯先铭认为这类酱红釉或酱釉中闪现红斑者为定州红瓷, 是以铁为呈色元素, 与钧釉以铜呈色不同 。

对文献所记定瓷类型的探讨,是学者们讨论较多的问题,尤以对定州红瓷的探讨为最。 早在 1950年故宫博物院对涧磁村窑址进行第一次调查时就采集到了酱红色釉标本,冯先铭认为这类酱红釉或酱釉中闪现红斑者为定州红瓷, 是以铁为呈色元素, 与钧釉以铜呈色不同 。

对于苏东坡 “定州花瓷琢红玉” 句, 冯先铭认为指的就是定州红瓷。刘毅则认为是指定窑白釉刻划花瓷或印花瓷坚硬,可以琢刻真玉,同时他还引用金刘祁 (1203—1250 ) 《归潜志》卷八记载的一段故事: “……主长葛簿时, 与屏山、 张仲杰会饮, 坐中有定磁酒瓯,因为联句,先子首唱曰: ‘定州花磁瓯, 颜色天下白。’ 诸公称之。屏山则曰: ‘轻浮妾玻璃, 顽钝奴琥珀。’ 张则曰: ‘器质至坚脆, 肤理还悦泽。 ’ ” 来证明 “花瓷” 指的是白瓷。申献友对于东坡诗中 “花瓷” 的观点与刘毅相同, 他同时指出, 以往被定为 “紫定” 的章岷墓小口梅瓶应为典型的红釉制品,芝麻酱釉为红定而非紫定, 紫定是釉色介于紫、 黑之间的定窑制品 。

谢明良 20世纪 80年代曾提出“定州花瓷琢红玉”应理解成“用定窑花瓷来刻红玉”,但近年来谢氏通过比对苏轼其他诗词, 以及唐大中进士崔珏 《美人尝茶行》 “朱唇啜破绿云时, 咽入青喉爽红玉” 诗中的 “红玉” 指茶色句, 提出 “定州花瓷琢红玉” 中的“红玉” 若非指茶或茶色, 则应是指红色玻璃茶盏, 尤以后者可能性居大。

彭善国认为, 定州红瓷产品发现极少, 除工艺的原因外,还可能与当时较独特的历史背景有关。他引用多处宋代文献指明宋仁宗以简约为师, 奢靡为戒, 在器用装饰上禁断朱红器饰, 并严厉处理擅造擅用行为, 红釉的定窑瓷器可能就属于诏令禁断的违制器用而遭“变毁” ,这大概就是定州红瓷见于史载而罕流传、 出土的原因所在。

此外, 对于 “定州白瓷器, 有芒不堪用”句, 蔡玫芬早在 1970 年代就指出这与 《宋会要辑稿》 所载中山府贡 “瓷中样矮足里拨盘龙汤一十只” 的史实不符, 《大金集礼》 也载 “天眷二年 (1139 ) , 奏定公主礼物, ……定瓷一千事” , 陷金仅 10年后, 定窑就开始供应金朝内府的需用, 给每个公主提供 1000件瓷器作为礼物, 因此 “不堪用” 的定瓷有其特定的时空因素限制, 比如在作为国家典礼的祭器时。

留下您的评论